三个差异,决定了中国不应再“申请在先”出让探矿权
时间:2018-09-04 9:11:37

当前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在矿业权出让方式上,扩大了竞争性出让,减少了协议出让,严格了协议出让程序,顺应历史潮流,符合中国实际,满足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充分发挥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尤其是协议出让的相关规定,更好地发挥了政府作用。对矿业权出让方式的改革具有里程碑意义。


矿业权出让方式的选择是市场和政府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水平的风向标



1986年《矿产资源法》出台以后,我国建立了矿业权制度,同时矿业权出让方式制度变革经过了系列变化。1986-2017年,总体来看,出让方式变化以从无偿到有偿为主线,同时伴随着矿业权从不分类到分类,从仅为行政审批出让方式转向行政审批与市场竞争出让方式相结合;从竞争性出让方式的任意性规定到强制性规定。


从具体的出让方式来看,申请在先实际就是无偿出让,招、拍、挂是竞争出让,协议出让是政府定向配置。



中办国办印发《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方案》


以前谈矿业权出让方式,一个基本的印象是国外的探矿权就是申请在先。但是申请在先取得探矿权是有条件的。一般来讲,国外的申请在先主要局限在空白区。认真梳理发现,凡是有价值的、重要矿产的矿业权都要竞争出让;此外,国外的探矿权也是一个申请在先不断缩小,招、拍、挂出让逐渐扩大的过程。


中外矿业权出让的三个差异决定了中国不应再申请在先出让探矿权


1、历史背景和资源管理体制机制不同


中国找矿是从政府主导向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转变,外国是市场主导的同时,政府作用逐步加强。自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我国建立了百局千队百万地质大军,在政府主导下开展地质找矿工作,1998年后,地勘单位属地化,社会资金和外资开始找矿,形成了当前国有地勘单位和各类矿业公司共同找矿的局面。在管理体制上,就是一个从政府主导逐步向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转变的过程。外国是草根找矿,社会找矿,民间找矿,政府服务。一开始,政府是弱势政府。当然现在国外逐步开始投入公益地质勘查。如朱振芳等[7]指出,近年来,澳大利亚加强基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地质调查工作,实施一系列大型公益性地质调查计划或矿产勘查促进计划,获得大量新的基础地质信息和勘查信息,有效地促进矿产勘查工作。市场主导向政府逐步加强作用转变。



2、历史勘查投入和地质工作基础差异决定了中国不具有申请在先出让探矿权的基础地质工作条件


有专家说,我国的地质工作程度是全球最高的。据高兵等统计,2001-2016年中国累积地质调查投入近4000亿元,同期,全球矿产勘查投入14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9900亿元。这意味着16年来,中国每平方千米国土面积上(扣除沙漠水面以及3000米雪线以上,有效可工作面积以600万平方千米计算)的固体矿产勘查累计投入为5万元人民币。对比全球,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比较成熟的矿业发达国家,其矿产勘查投入为4-6美元/每平方千米。中国的单位面积地质勘查投入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的一千多倍。因此,有专家说,中国是全球地质工作程度最高的国家。即便按照申请在先的原则配置探矿权,恐怕也找不到国土资发【2006】年12号文件说的严格意义上“矿产勘查工作空白区”了。


3、地质信息和地质资料市场差异决定了中国不具有申请在先出让探矿权的市场条件


外国的地质信息和地质资料绝大部分都是市场主体自发积累的,所以这些资料和信息无论是保留在政府手里,还是企业手里,产权主体会保卫和实现信息的价值。政府主导的地质工作,导致了市场上的大部分地质信息实际都是国家投入产生的。而好些信息掌握在个人的手里。这是一个百万人的队伍半个多世纪的工作,很难保障每个人都把地质资料和信息都交到国家手里。所以,市场主体在信息上就不是公平的。那么,2006年12号文件说的“虽进行过矿产勘查但未获可供进一步勘查矿产地的区域内,以申请在先即先申请者先依法登记的方式出让探矿权”,对于“未获可供进一步勘查矿产地”就存在较大的认证空间,和管理风险。如果不能真实认证,申请在先就会让这种信息不公平扭曲市场,掌握信息的人实现暴富。



如果说“矿产勘查工作空白区”和“虽进行过矿产勘查但未获可供进一步勘查矿产地的区域内”都存在疑问,那么申请在先的两个前提条件就都不是充分条件。因此,在中国,也就不存在对探矿权进行申请在先出让的基础条件。此外,一个值得参考的实践就是,根据笔者的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已经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省份以省内法规或规范性文件主动停止了探矿权申请在先出让。可以说,实践是理论的先声。


总之,申请在先虽然是探矿权出让的一种市场竞争方式,但是中国已经不具备申请在先取得高风险探矿权的地质工作条件和市场竞争条件,因此应该停止申请在先。同时,对于市场确认确实存在的所谓“空白区”,即流拍和流标后的矿业权区块,也可以通过挂牌来解决,从而真正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参考文献:朱清,罗小利,史瑾瑾,中国矿业权出让方式的路径选择

来源:淘矿网CEO